老子养生碑

2017-11-15 03:40:27

  关于老子的称谓、姓氏、名字、出身、仕宦、生卒有种种不同的说法。在介绍老子的生平时,不能不提及司马迁的《史记·老子列传》。传曰:“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或曰:老莱子亦楚人也,著书十五篇,言道家之用,与孔子同时云。盖老子百有六十余岁,或言二百余岁,以其修道而养寿也。自孔子死之后百二十九年,而史记周太史儋见秦献公曰:‘始秦与周合,合五百岁而离,离七十岁而霸王者出焉。’或曰儋即老子,或曰非也,世莫知其然否。老子,隐君子也。”由于《史记·老子列传》有如上记载,故后人一直在争论老莱子、周太史儋与老子之间的关系。司马迁为什么要把他们三个一起放入《老子列传》中?这至少说明从司马迁时代开始,老子是谁就有很多说不清楚的地方。虽然还存在着争议,但也有一些主流观点。第一,关于谁是老子的问题,主流观点认为,李耳即老子,老莱子和周太史儋都不是老子。第二,关于老子的籍贯,主流观点认为,老子是春秋时代末期陈国苦县厉乡曲仁里(在今河南鹿邑)人。第三,关于老子与孔子是否同时,主流观点认为,孔子曾经问学于老子,孔老同时而老子年长。第四,关于老子的仕宦,主流观点认为,老子曾经任周朝的守藏之史。第五,关于老子去周,主流观点认为,老子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第六,关于《老子》一书的作者,主流观点认为,《老子》为老子自著。老子至关,乃自著《道德经》上下篇。第七,关于老子晚年的去向,主流观点认为,老子出关之后莫知其所终。通过以上主流观点可以看出,在没有铁的证据之前,我们所接受的主流观点主要还是来源于《史记·老子列传》。

      学者出身的中国老子文化发展公益基金管委会副主任苏清杰考察后说:虽然老子出生于春秋时期楚国苦县(今河南鹿邑,又说安徵涡阳),但年方十三,就入周求学,天文、地理、人伦,无所不学,《诗》《书》《易》《历》《礼》《乐》无所不览,文物、典章、史书无所不习,后到周朝守藏室为吏,即当时的国家图书馆馆长。因为老子长期在洛阳生活,在洛阳留下了上清宫和下清宫,栾川老君山、洛宁老子墓、入周问礼碑等重要遗迹。这恰恰为老子文化主题公园的选址提供了更为宽阔的思路:如果能把老子文化主题公园建在洛阳伊河风光带综合开发项目地块上,配上老子养生文化、老子餐饮文化和老子地产养生等配套项目,再加上东周文化系列项目,依旧可以把洛阳旅游的两颗明珠关林和龙门石窟融为一体,同时还可以打造出一条从老子文化主题公园到上清宫和下清宫、洛宁老子墓、入周问礼碑、栾川老君山、老子诞生地鹿邑和老子出关地灵宝的全新且完整的老子旅游线路,不仅充分开发了洛阳的旅游资源,而且对后人来说,也是一件功得无量的事。

  老子羽化之地在位于楼观台西2.5公里处的大陵山。《庄子·寓言》说“老聃西游于秦”。《庄子·养生主》记载:“老聃死,秦失吊之”,“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记述了老子在秦仙逝,其弟子、朋友的悲痛之情。大陵山地处终南山北麓,就峪河绕山而过。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记载:“就水出南山就谷,被经大陵西,世谓老子墓。”在大陵山前,有清代乾隆时著名学者、陕西巡抚毕沅书写的“周老子墓”石碑。老子墓在1957年被公布为陕西省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大陵山顶的“吾老洞”是老子晚年生活、羽化之地。据清康熙二十年(1681)周至知县章泰撰《重修吾老洞》记载:“乃老子之地,有石函,顶骨在焉。”在大陵山周边,有随老子葬的尹喜墓和徐甲墓,有老子祠、尹喜祠,有玉皇楼遗址、王母宫遗址、瑶池遗址等。这说明老子逝世于大陵山,葬于吾老洞是可信的。

  关于《老子》的成书年代,分别有春秋末期、战国初期、战国中期、战国末期等观点。第一,春秋末期说。胡适、高亨等持这种看法。胡适认为老子与孔子同时,《老子》确系老子所著。(见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卷上,上海商务印书馆,1919年)高亨认为老子生于春秋末期,《道德经》一书是老聃所作,但也有战国时人增益的文字。(高亨《老子注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二,战国初期说。1993年湖北荆门郭店村出土三种《老子》,专家认定该墓年代为战国中期。目前主流观点认同《老子》至少成书于战国中期之前。第三,战国中期说。唐兰认为老子和孔子同时,但《老子》的成书在战国中期,是对老聃遗说的发挥。(见任继愈主编《中国哲学发展史(先秦)》第238页,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四,战国末期说。钱穆认为《老子》是战国时期道家后学从《庄子》中摘录、发挥编纂而成。(见钱穆《庄老通辨》,三联书店,2002年)第五,秦汉之际说。顾颉刚认为《老子》成书于《吕氏春秋》和《淮南子》之间。(见任继愈主编《中国哲学发展史(先秦)》,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241页)以上诸种说法中,最有说服力的是湖北荆门郭店的出土文献。自从该墓出土《老子》竹简之后,与之相悖的说法在铁证面前黯然失色。

  关于《老子》的学说,或以为是消极无为的哲学;或以为是积极救世的哲学;或以为是权谋术数之谈;或以之为道教之渊薮;或以之为气功养生之宝藏。古今有关《老子》的注说达千百种之多。1927年王重民著《老子考》,收录敦煌写本、道观碑本和历代木刻与排印本,共存目450余种。严灵峰《无求备斋老子集成》初编、续编所收注本354种,共801卷。现存《道藏》中的《老子》注本50余种。“在古代,《老子》的注本和研究版本甚多,据统计多达五千六百种。”(陆永品《老子通解》,中央编译出版社,2015年,第3页)

  近年来,鹿邑县委、县政府紧紧围绕“老子故里、道家之源、道教祖庭、李姓之根”四张文化品牌,不断深度挖掘老子文化资源,先后投资7亿多元,开发了明道宫、太清宫景区,恢复到了唐宋时期的建筑规模;建设了十里生态文化长廊、老子文化广场、老子故居、三清大殿等景点,形成了老子故里旅游景观群;举办了2008中国鹿邑国际老子文化节、世界李氏宗亲恳亲大会、国际老子养生论坛等活动,确立了老子思想在构建和谐社会中的地位。荣获了中国最具潜力的旅游景区、国家4A级景区、中国低碳旅游示范县、中国十大文化历史旅游名城、中国老子文化之乡、“河南十大文化强县”等荣誉称号。(戚艺芳)